發表文章

足行之禮

圖片
「在最後一則故事中,出現了印地安民族的季佐特人。他們遵奉『足行之禮』:盡可能地在世界的表皮上留下最輕柔的痕跡。在他們行經過後,足印之處有時竟甚長出花朵。那是一群與大地和諧共生的人類。我希望這三部書最終能停駐於這個意象上。」
——《歐赫貝奇幻地誌學》法蘭斯瓦.普拉斯

這短暫包容我們一夜的樹林, 小小的、鄰近路旁,卻又十分的隱蔽乾淨,躺在草葉上看著藍天,讓午後陽光暖暖灑在身上,不用特別做什麼就能感覺自己受到滋養。
即將離開這片小秘境,懷著感謝,緩緩消除我們曾經存在的證明,將撿拾的木柴、石塊四散,輕輕扶起每一株被踩踏過的禾草,將小徑抹去。

「為什麼離開一個地方之後,要將曾經待過的痕跡抹去呢?」
我想,是因為感動吧。
希望能將曾經在此地獲得的感動,保存給下一個來到這裡的人,希望他們能夠再次感受到我曾經獲得的同樣的感動;像一個打開藏寶箱的孩子,輕輕地把蓋子闔上,按原樣將它放回原處,並在心底暗自期待能夠有其他人再次找到它。

還有,就是單純嚮往那些文字裡所透露出的美好吧。

「人類走過森林,就會創造出小徑;精靈走過森林,就會變成樹木。
 人類仰望星空,就會創造出星座;精靈仰望星空,就會變成星光。」
——《龍族》李榮道

我相信啊,
我相信。

雪見平台維修記

圖片
終於來到高於海拔1500m的地方了,很興奮很興奮的感覺,大口吸著森林的氣息,看著遠方被白雪覆蓋的雪山主峰,希望明年有機會能去那裡踩雪。
這是今年的第一次,感覺好久沒有到山上來了,雖然現在的工作也在山上,但是中海拔和低海拔的感覺還是有差。

早晨,在步道旁靜靜聽著深山竹雞在草叢中走來走去,此起彼落的互相呼喊著;夜裡,看著貪吃的飛鼠大嚼特嚼,聽著山羌幹聲連連地逛大街,只要關上頭燈,就能聽見森林裡到處是窸窸窣窣,偶爾還有羽毛撲撲啪搭一聲從身邊竄過,但只要開燈就什麼也看不到,那些到底是誰,是什麼鳥這麼晚還在活動,我一點也不知道。

第一次上到20公尺高的樹上,第一次在中海拔的森林間上上下下,心裡想著,原來這就是森林的層次啊,雖然還是有些腳軟,但比我想像中的好太多了,因為被樹冠溫柔地包圍著吧。樹上自成一個世界,凹葉越橘、小鹿角蘭、木荷的花在樹上閃閃發光,第一次在原生地看見小鹿角蘭哪,之前看到的都是偶然從樹上掉下來的。

然後隔天就下了一整天的雨,濕淋淋地趕工,幸好沒人發生意外,山神保佑。

都蘭山

圖片
在2016的最後幾天,我們前往拜訪都蘭山。

緩緩步入山中,森林的氣息逐漸濃厚,風在樹冠層嬉戲,兩旁不時可以見到難以獨自合抱的大樹,樹上依附著許許多多的生命,各種藤類從地面延伸至空中,像傑克的魔豆。

驚訝於,這座離市區不用一個小時車程,絕對可被稱為郊山的山,居然保留著如此原始而豐富的林相,這些雜木並沒有被砍伐取代成更具經濟價值的果樹,而步道兩旁零星的香蕉、竹叢、被採摘的黃藤,提醒著這裡仍然是有人在收穫,開心的是,似乎是有節制地利用著。(但田地仍然已經開墾至半山腰。)

最後我們只抵達了祭台。
這樣也好,知道台灣仍然有這樣一片山林存在,
這樣也好,知道這是一座仍然有神靈居住的山林。


海歸

回到家,開始回想這段不長也不短,套句山鹿說的:「濃度很高的時間」。

想起許多人對自己的關心,很開心,也很慚愧;明明有這麼多人的關心,我只顧著自己和自己糾結在一起。

只能感謝,感謝有你們的包容,讓我能夠比平常更任性地去做一下自己。

感謝海,感謝風,在我們離開無人島後才起大風浪,連燕鷗都不得不進港躲避。

感謝星星、月亮及太陽,感謝你們一直都在那裡。

感謝母羊,使我不能逃避地,去面對妳的死亡,我還記得那股油然而生的憤怒,鼻子中吸入的血腥味,還有第一口吃下妳的感覺。

感謝山羊,感謝你取來的母羊,抱歉曾經對此感到憤怒。

感謝山鹿,感謝你的戒護,使我能夠心無旁鶩地專注在當下的海中,更清楚看見自己給自己的框架。

感謝柴火,你那嬌小的身軀充滿力量與堅定,透過船身一槳一槳地傳遞過來,讓人感動。

感謝小八,你發亮的雙眼和故事,還有面對生命的態度。

感謝太陽,你的溫暖及爽朗。(還有你眼中的金瓜石!)

感謝小山,感謝你的關心。

感謝黃藤,感謝你充滿感情的歌聲。

感謝風鳥,然後去吃屎吧你。

我好喜歡,族人永不停止的歌聲,在海中,在火堆旁,在出航時,在明明很累應該好好休息的午休時間。

我也很喜歡,所有人自在地做著自己的事,那是一幅很美麗的畫面。

抱歉,有些族人這次沒辦法與你們深交,但只要有緣我們一定會再見。

感謝馬鞍山,每夜,你溫柔的看護著我們入眠。

「依~耶耶~嗚哇哇~」

晚安。

一如山

圖片
一行十人,在山徑上以令人窒息的低速緩緩向前蠕動著,間雜著孩子們此起彼落的大聲哀嚎,若我們是那些被戴上GPS項圈的動物們,監控人員八成會認為我們已經遇難了。

看著這群被逼著上山的孩子,第一次背著近十公斤走山路,爬山對他們來說,只是不斷重複著苦難與折磨的地獄。我想起其中有個你,背著一點也不輕量化的大背包,執拗地不肯扣上腰帶,穿著悶熱的雨衣,一手抱著水瓶,一手拖著一袋物品,舉步蹣跚,每走兩步就用力大喊著:我不行了!


順應

圖片
錯過了火車,結果我遲了半個小時,渾身濕淋淋的趕到。
一卷長紙攤開在眼前,老師要我們抽張卡片還有五個顏色,翻開卡片時心頭「登愣」了一下,是「順應」;五個顏色是白、深藍、淺藍、橘和紅,扭開第一瓶白色,是空的。好der~「順應」嘛。

馬上聯想到火車上看的半篇文章,關於東西方的自然哲思,想到老子,想到「道法自然」;想到「接受」,想到「接收」,想到這一年來,一直在身邊若隱若現的各種詞彙,似乎隱隱約約說著什麼。

輕輕舉起水彩筆,輕輕吸——,呼——,讓全身緩緩浸入「順應」兩字,再放空心思。
雨,越下越大,大到整個世界安靜下來,雨點狂放地砸在街上、屋頂上、浪板上,再交織滲進身體、心上、筆尖裡……。

動植物的感受

當在山上待了很長一段時間,經過很長一段時間靜默之後,身體的感官會漸漸甦醒,敏銳的偵測周圍,

最容易發現的就是遠方登山人的蹤跡:沉重腳步聲、歡樂談笑聲、收音機接收到的遠在天崖的某人的聲音......
隨著他們的逐漸接近,不知不覺內心開始焦躁,想要找個地方靜靜地躲起來,等他們經過。
原來,這就是森林中小動物小植物們的感受吧。